March 15, 2008
Life for share-一張紙條


看到新聞上寫著有關李正帆的消息
雖然不是完全正確
但是勾起我的回憶

我想打起精神來把這件事情還原場景

在政大參加冬天舉行的金旋獎。

大二那年我和澎學斌(他最近的作品出現在靜茹的唱片,歌名叫作[崇拜])一起報名參加,基於當年鼓勵創作的風氣很盛,所以只有創作組沒有名額的限制,很多人都不只報名一首歌。於是我自己報名了一首,他自己也報名了一首,我們合唱了一首歌,他又請我幫他演唱一首他的作品,因為沒甚麼自信,想說歌曲多一點也許機會也會大一點。

沒想到後來竟然全部都入圍了決賽,但是決賽的名額只有六名,所以到了那天我和學斌其實都覺得非常非常不好意思,這兩個人輪流一直上台,想必大家一定很不耐煩吧!

恐怖的事還在後頭,創作組的所有獎項結果全被我們兩個拿走了,領獎的時候我們羞愧得不得了,還聽到台下發出了噓聲......我想大家一定覺得這是內定的吧.....

但是我輾轉的拿到了一張紙條。

在政大的表演,每次邀請的裁判都很棒,也都很敢講(不輸給現在電視節目的評審),也常常邀請到我很仰慕的音樂人。

那張紙條上面是寫:李正帆 xxxxxxxx (他的電話號碼)
後面還加上一句: 請高抬貴手!

這是我第二次拿到裁判的紙條(第一次是在西門町的大馬路邊  竟然是李雨寰耶...)

以我的習慣,所有的東西我都收藏的習慣,這紙條一定還在某個箱子裡。
某一天我鼓起勇氣打了這個電話,之後怯生生的認識了我所認識的,"做音樂的人"。
在陳昇的演唱會結束以後,約學斌和朋友一起去正帆家裡聊天,受到熱情的招待,一直聊到天亮。那天之後斷斷續續的聯絡,也認識了更多的朋友,當然也包括了很多很多的鼓勵。為這一段經歷我很感謝正帆當時的小小衝動。

這是我看完一則"雖不中亦不遠矣"的新聞之後回憶起另一則也許也有點一廂情願的回憶。這只是回憶的一小部分,我想說的是,每一個人之所以成為現在那個所謂很明顯指涉的"你",都是通過了很多人的擁抱和解放,激勵或無心的扭轉了你的世界才來到了這裡,沒有人能夠獨自的不需要任何人或不靠任何具有歷史的事物讓你成長。我們都是用舊的人生在過新的日子,用每一個回想的起並且還珍藏的記憶飽滿你的下一個期待。

其實,不只是一張紙條而已。